海外高校即将秋季开学 疫情之下还去留学吗?

多个国家和地区关闭或限制入境、社区封闭管理、聚集活动暂停、院校正常教学秩序受到冲击……海外高校秋季开学在即,中国留学生的求学之路,却因疫情变得迷雾重重。交了高昂学费却在家昼夜颠倒上网课,学生担心值不回票价;家长关注孩子在海外的安全问题,也担心教育投资血本无归。7月底,不少学生开始筹备下一年的海外留学申请,留学企业迎来咨询高峰,但疫情对留学市场的影响尚未消除……

2020年3月6日,当李诗芸收到来自哈佛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因为一场正在全球蔓延的疫情而转瞬即逝。美国时间3月13日下午3时(北京时间14日凌晨3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随后的数月里,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持续增多。

签证情况可能不妙,李诗芸心想。但令她更忐忑的,是美国学校的网课不知道要上到何时。前不久,哈佛大学公布了全年网课计划,李诗芸决定申请延迟(defer)一年再入学。

一是美国疫情未能得到有效控制,难以令人放心,二是上网课“实在太累了”。因为时差的缘故,中国留学生只能在晚上7时到次日上午10时上网课。李诗芸表示,虽然美国大学教授们为方便留学生上课,已经延长了课时,但长时间日夜颠倒地上网课,身体恐怕吃不消。

和李诗芸一样,即将大四毕业的王纯伊,亦延迟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入学时间。前不久在她收到学校关于全年上网课的通知后,立刻决定申请延迟入学并获得了批准。

“性价比不高。”王纯伊认为,帝国理工学院一年3万英镑左右的学费用来上网课并不划算,因为她看中的是这所学校市场营销专业的小班教学和线下团队小组作业,只有通过线下面对面交流才能达到更好的教学效果。

记者调查发现,海外高校的学费普遍价格不菲,比如有“英国985”之称的罗素大学集团,其盟校的研究生学费约为每年2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18.2万元),部分理工科、商科专业直逼3万英镑。除小班面授外,不少专业设计了实地调查、小组项目等线下内容,上网课能否“值回票价”广受质疑。“而且,留学也是拓展自己世界观,感受不同风土人情的良机。如果在家上网课,这部分体验恐怕也要损失了。”一名海归留学生告诉记者。

然而,并不是所有原本计划今年秋季入学的留学生,都能像李诗芸和王纯伊一样,及时“止损”,顺利延迟一年入学。随着国际留学生的延迟入学申请越来越多,不少美国、英国等知名院校严控留学生延迟入学的申请,这意味着部分想延迟入学的留学生不得不选择如期入学。来自琥珀教育的数据显示,今年延期至次年1月份入学的留学生约占20%。

据记者调查发现,英国不少院校针对9月入学的学生采取线上网课+线下小班授课的教学模式,曼彻斯特大学、谢菲尔德大学等拟于开学前包机接送中国留学生返校。

疫情对留学的影响还在持续。《启德教育新常态下的留学现状报告》调研数据显示,疫情与国际环境叠加的复杂环境中,意向留学生的留学计划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响,31.2%的留学生表示不确定是否推迟留学计划,16.3%的留学生表示不确定是否继续留学(其中初中阶段的学生较多)。另外,“安全因素”成为2020年中国学生在选择留学目的地时最为关心的因素之一。

“因为疫情,我们取消了留学计划,我也不用卖房了。”市民梁女士告诉记者,强烈想出国读书的孩子连月来正在认真准备中考,留在国内读书,让梁女士的经济压力有所缓解。她算过一笔账,出国留学一年至少需50万元,而她一年的收入不到30万元,为了圆孩子的留学梦,她原本打算卖房。

美世教育CEO王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的冲击,对二三线城市的留学中介尤为明显,毕竟部分二三线城市的中产家庭现金流或受疫情影响,而出国留学的费用并未降低,故而留学的意愿或有所减弱。

梁女士感叹道,如果女儿高中出国留学,而她在国内上班,母女分隔两地,聚少离多,让孩子失去家长的陪伴,而且损失了在国内中考、高考的淬炼机会,以及与国内经济快速发展共振的良机。加之海外疫情的特殊情况,这一长线投资的不确定性因素更多。

事实上,留学,尤其是低龄留学,往往被看作长线的教育投资。除了算得清的学费、生活费、课外辅导费等投入,还有算不清的机会成本。

记者调查发现,海外留学的申请模式,让家长们看到了孩子未来读名校的希望。海外高校看重软实力,综合成绩一般的学生,也有机会读世界名校。尤其是偏科的孩子,其家长对海外留学的意愿更为强烈。“我孩子某些科目不行,不代表他不优秀,他有权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市民孟女士的孩子前几年被世界排名前100名的一所英国院校录取,在她看来,孩子在海外求学,既学到了知识,更锻炼了独立自主的能力。

受疫情影响,孟女士的孩子回国上网课,课程进度未受影响。在这段时间里,孟女士也建议孩子在国内找一份实习,了解和熟悉国内的工作环境,有相关的工作经历,有利于毕业后回国就业。

此外,不少家庭以移民为目的的留学恐怕也因疫情影响而落空。以美国为例,除了疫情持续高发,对即将留学或正在美国留学的学生而言,签证、留学、工作和移民四道门槛,每一步或将因海外变更无常的留学生及签证政策,而变得异常艰难。

教育专家表示,留学是教育多元化、国家化的一个路径选择,每个人、每个家庭都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合理规划。疫情之下,家长和孩子需要对环境安全、教育效果等进行综合研判,理性决策。

海外疫情对留学行业冲击不小。公开数据显示,疫情或导致2020年留学市场压缩40%—60%,不少留学机构面临经营之困,相关企业数有所降低。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8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留学”,包括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企业。工商登记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31日,新增注册的留学相关企业达7411家,同比减少16.09%。

同时,随着留学生数量逐年增长,留学生头衔的含金量或在降低。《2019年海归就业能力调查报告》显示,应届海归的平均期望薪资为9265元,而30%的留学生认为第一份工作的工资未完全达到预期,27%的企业则认为海归的自我评价过高。

留学行业的利润亦随之明显下滑。据业内人士透露,疫情导致企业获客更难,但租金、人工等成本不减,留学中介机构的平均毛利率从原先的40%降至10%—15%。

留学行业的“黄金期”过了吗?琥珀教育广州分公司总经理何楚刚认为,疫情的影响是暂时的,海外优质的教育资源吸引力不减,对于条件允许的家庭而言,留学依然是刚需。“现在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他说。

中国留学生人数仍在不断上升。UCAS(英国大学招生服务)发布的“2020年英国大学生申请数据”显示,2020年申请英国大学本科课程的中国学生上涨23%,截至6月30日,申请入读英国大学本科课程的人数已超过65万,是四年来的最高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更多留学意向者开始关注英美之外的国家。《启德教育新常态下的留学现状报告》调研数据显示,英国已连续第二年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留学生的意向目的地首选。2020年选择英国留学的比例上升至29.52%,而选择美国为留学意向目的地的学生占比为23.80%,位居第二。值得注意的是,选择澳大利亚(18.84%)、加拿大(16.19%)、日本(4.54%)、新加坡(3.84%)、新西兰(2.51%)的比例与2019年相比均出现小幅提升。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恰逢毕业季,留学生的就学与就业广受关注。近期,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答记者问时提到,教育部将积极开拓优质教育资源合作渠道,拓展出国留学空间,将应对疫情过程中摸索出的行之有效的做法进一步制度化、常态化,为广大学子实现留学梦保驾护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