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公布“改变世界”榜单 阿里因抗击疫情名列第二

9月21日,第六届《财富》杂志2020年度“改变世界”榜单出炉,排名榜首的是全球近两百家新冠疫苗研发机构。凭借数字化抗疫,阿里巴巴位列第二。

“改变世界”榜单看重企业通过商业活动创造社会价值,今年《财富》评审的重点是表彰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气候变化、稳定就业和食物医学等全球挑战的公司。榜单排名前十的公司包括 Nvidia、Zoom、Walmart等,都以不同方式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阿里巴巴仅次于疫苗研发机构排名第二,是全球对“阿里式抗疫”的高度认可。

“当全球疫情爆发时,阿里巴巴在危机中向全世界展现了它全球基础设施的灵活性。”《财富》颁奖词写道,“阿里旗下的电子贸易平台eWTP 成为亚洲、欧洲和非洲国家防护用品寻源的枢纽。阿里巴巴国际站B2B平台向医护人员和医疗机构分发2600万件防护用品。同时,阿里云为新冠疫苗研究人员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

同时,《财富》也注意到了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时隔11年重启的“春雷计划”。“阿里巴巴还为平台上的中小企业提供帮助。当传统供应链无法正常运营时,淘宝直播为农民卖家迅速触达新的消费者。阿里集团与蚂蚁集团为平台上的中小企业提供低息贷款和0账期的金融服务等支持。”

“今年刚开始筹备时,我们很担心能否找到50家符合《财富》严格标准的公司。但今年我们面对的挑战太多,能登榜的公司有如此之多。商业世界正在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变革。”《财富》主编Alan Murray 在编者按中写道。

Alan Murray也借此对“好公司”展开了讨论。“《财富》提供的是一份好公司的名单吗?我们不敢这么说,公司就像人一样复杂。但这些公司持续创新,既能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同时又承担社会责任解决社会难题。只要做得对,商业可以提供巨大的社会价值。”

“希望商业世界的创新持之以恒。在后疫情时代,继续为治疗癌症、登革热、糖尿病和阿尔兹海默症等疾病服务。” Alan Murray在结尾写道。

阿里巴巴是上榜的中国科技公司。与阿里巴巴一同获奖的还有PayPal、Microsoft、African Bank和BlackRock等。通过天猫国际进入中国市场的植物肉公司 Green Monday Group 排名第32,2019年它曾带着明星产品OmniPork参加过杭州西湖旁的淘宝造物节,它获奖的原因是“让中国的饮食更绿色”。

1月25日,阿里巴巴宣布设立10亿元医疗物资供给专项基金驰援武汉,一场“阿里式抗疫拉开序幕。

从1月到8月,从驰援武汉到驰援全球,从重启“春雷计划”帮扶中小企业到促内需稳外贸,从支付宝联合阿里健康上线“专家问诊”到菜鸟开通全球绿色通道,从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救治手册》到向全球医护人员提供新冠肺炎防治临床经验,“阿里式抗疫”马不停蹄。

中国国家博物馆也收藏了“阿里式抗疫”的足迹。8月31日,国博向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和马云公益基金会颁发“援助抗击新冠疫情实物捐赠证书”。最新入藏国博的藏品是阿里抗疫的30件物资,其中包括抗疫期阿里程序员们写下的三行代码。

外媒:为何印度会变成全球新的疫情中心?

据墨西哥《宇宙报》网站9月7日报道,多个因素影响着印度的疫情发展。目前该国累计死亡人数已达71642人。首先,第一个因素就是新冠病毒检测率相对较低。虽然从总的数字上看似乎并不低——每天超过1000万人接受检测,但考虑到印度拥有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因此情况并不容乐观。一直以来民众要想接受检测,必须持有医生开具的处方,这一措施最终因不切实际而被取消。

第三,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当局逐渐放宽管制措施。印度政府希望通过此举重振经济。印度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仅次于中国和日本。然而,该国8月底宣布4月至6月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23.9%,创下历史纪录。

新冠疫情应对和复苏指数泰国排名全球第一

泰国在有效应对Covid-19传染和从疫情危机中恢复方面,在一项全球调查中排名榜首!

在7月28日发布的全球Covid-19指数(Global COVID-19 Index,简称GCI),泰国的得分为82.06,使其成为全球榜单上的佼佼者,作为应对这种可怕病毒的最佳实践的一个榜样。

韩国以81.09的复苏指数位居第二,拉脱维亚80.81、马来西亚79.37、中国台湾78.94和新西兰78.55紧随其后。在过去几个月中一直高居榜首的澳大利亚,现在以77.18的恢复指数排名第六。

在早前6月14日发布的排名中,泰国在全球184个国家的Covid-19恢复情况中排名第二。

GCI的70%计算基于来自184个国家的大数据和每日分析,其余30%来自全球卫生安全指数,该数据由约翰·霍普金斯健康中心(Johns Hopkins Centre for Health Security)编制的、对全球195个国家/地区卫生安全的评估。

截至昨天,泰国确诊病例为3297例(其中360例在国家隔离被检出)。其中128人正在接受治疗,3111人已经康复,58人死于病毒。

在全球范围内,确诊病例已超过1660万例,在24小时内增加了22.9万例,1020万患者康复,65.2万人死亡。

主编 飞鸟 编辑 布朗 cony ﹡暹罗飞鸟(siambird)出品,未附授权图严禁转载!

新冠疫情全球人口死亡率排名与全球自-由-度排名

——自由度高不是坏事,但极端的自由主义和自由泛滥肯定不是好事。疫情是对经济、政治和社会制度的一次检验,能暴露出许多问题,需要慢慢去思考和消化。

——“国际自由指数”(World Freedom Index)的官方排名。这是一个综合的自由指数,其权重指标包括经济自由、政治自由、新闻自由三方面的自由指标,经过综合评分得出了所谓自由指数排名。

——新西兰实际上是也一个多民族的移民国家,800年前才有人类居住(DNA证明原住的毛利人应该是来自台湾的高山族,大约在宋末元初移民到了新西兰),同时也是西方国家中华人(非毛利人的华人移民)占比最高的国家。

——西方国家有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施,这不应该成为死亡率高的原因或者理由。继续思来想去,还是想到了自由主义的泛滥。

如何客观看待各国应对疫情的成效,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指标。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使用人口死亡率比较合适。理论上,人口感染率足以说明应对情的防控成效,确诊后的治愈率和死亡率足以说明医疗救治的成效。但现实的问题是各国确诊标准有所不同,有的是核酸检测确诊,有的是抗体检测确诊,有的是二者兼用,有的还要外加CT影像一起确诊。正是由于各国确诊标准不同,所以感染率自然就不能用于比较各国的防控成效了,确诊病例的死亡率和治愈率自然也就不能作为比较的指标。不管你以什么方式检测确诊,有一点是没有区别的,那就是死亡人数基本都是客观的。以新冠疫情死亡人数除了人口基数计算人口死亡率,基本上可以客观反映一个国家实际的疫情结果。以此作为比较防控和医疗救治成效的标准,应该是比较客观公正的了。按这个想法,我对全球新冠疫情人口死率超过十万分之一的国家作了一个统计分析,按死亡率降序排名,结果如下。人口死亡率排名出来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似乎死亡率排名靠前的尽是西方发达国家,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道理?西方国家有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施,这不应该成为死亡率高的原因或者理由。继续思来想去,还是想到了自由主义的泛滥。因此,我就把近年来被热炒的所谓全球自由度排名拿来对比分析,发现了很有趣的现象。网上那些所谓的自由度排名不太靠谱,我就采用了“国际自由指数”(World Freedom Index)的官方排名。这是一个综合的自由指数,其权重指标包括经济自由、政治自由、新闻自由三方面的自由指标,经过综合评分得出了所谓自由指数排名。就用这个自由指数排名与人口死亡率排名进行对比。上表中最后两列分别是各国疫情中的人口死亡率和自由度排名,结果一目了然。截止5月15日的数据,全球新冠疫情人口死亡率超过十万分之一的国家共有43个,其中只有厄瓜多尔、土耳其、阿联酋、科威特、乌克兰、俄罗斯、白俄罗斯这7个国家属于自由度不太好的国家(自由度排名在100名之后),其余国家居然全是自由度非常高的国家。前阵子大家都拿英国、瑞典和瑞士说事,认为他们搞什么群体免疫,效果非常好。这几个国家的确也是自由度排名非常靠前的国家,尤其瑞典和瑞士,分别是全球自由度排名第2和第4,但他们的人口死亡率非常高,英国就不用说了。有意思的是,全球自由度排名第1的新西兰的确不在榜上。这一方面可能因为澳洲总体上地广人稀,疫情不太严重。另一方面可能也与新西兰这个国家的特色有关。新西兰自由度很高是事实,但这个国家显然与欧美那些西方国家有很大的不同。从地理和生态上看,新西兰是一个地球上相对独立的生态圈,没有完整的生物链,没有大型哺乳动物,甚至连会飞的鸟都几乎没有。这样的生态圈其实是非常脆弱的,经不起任何的生物包括病毒的入侵攻击。人口结构上看,新西兰实际上是也一个多民族的移民国家,800年前才有人类居住(DNA证明原住的毛利人应该是来自台湾的高山族,大约在宋末元初移民到了新西兰),同时也是西方国家中华人(非毛利人的华人移民)占比最高的国家。假如疫情真是从中国散布开的,新西兰似乎没有道理情况会这么好。也许,新西兰的自由是某种真正的自由,比如既有不戴口罩的自由,同样也有戴口罩的自由。不会出现像美国那样疫情当前,民众却被总统和政治绑架,连带口戴都成了一种价值观或者政治立场的抉择。总之,新西兰是一个好地方,一个与其他西方国家并不完全一样的自由土壤,那里的人们自由而不散漫或泛滥,这应该是其疫情没有泛滥的原因吧。新西兰作为特例不说,其余那些自由度排名靠前的国家,几乎无一幸免都是人口死亡率靠前的国家。尽管人口死亡率与自由度排名并非一对一的线性关系,但总体上是正相关的。自由度靠前的国家,疫情中的人口死亡率也靠前。这似乎能够说明,自由主义的泛滥的确是疫情泛滥的罪首之一。榜单中7个自由度不高的国家,除两个中东国家外,其余也都是民主国家,自由度其实也差不到哪里去的。其自由度排名不够好,估计也多半因为不符合西方的标准和味口。土耳其和乌克兰还都是北约和欧盟成员国呢,选举什么的经常还闹得够凶,怎么就不自由了呢?自由度高不是坏事,但极端的自由主义和自由泛滥肯定不是好事。疫情是对经济、政治和社会制度的一次检验,能暴露出许多问题,需要慢慢去思考和消化。

疫情“洗牌”全球富豪排名的思考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疫情四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研究了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企业家在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四个月内的财富变化,并进行了新的排名。今年2月,胡润研究院曾发布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该榜单对财富计算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1月31日。

在疫情暴发的头两个月,全球百强企业家的大量财富蒸发,但在疫情暴发后的第二个两个月,2/3的企业家财富出现V型复苏。在疫情暴发后的4个月里,全球百强富豪中有60%的企业家财富增长或保持不变,40%的企业家财富减少;电商、医药等行业成为最大的赢家,这个特点也体现在了具体排名中。

对比两份榜单,全球财富前五名的入选者没有变化,依然是杰夫·贝佐斯、伯纳德·阿诺特、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和马克·扎克伯格;但座次稍有变化,二三名之间和四五名之间都来了个对调,贝尔纳的主业是奢侈品销售,更易受疫情冲击;而巴菲特因清仓航空股导致业绩下滑。

中国财富前十中,马化腾超过马云成为首富,拼多多的黄峥跃升第三;物流业在中国防疫战中也发挥了巨大作用,顺丰的王卫排名也提升了3位;疫情催生了对医疗器械的需求爆发,迈瑞的徐航因此上升71位,首度进入全球前100。反之,身居传统行业的富豪则被挤向后排,比如许家印、李嘉诚均有所下滑。跌得较多的恐怕要属万达的王健林,排名下降了20位。

无可否认,疫情中最大的赢家是电商,最受益的是亚马逊和拼多多,杰夫·贝佐斯和黄峥的财富分别增长1500亿元和1240亿元人民币,黄峥的排名更是从第60位上升至第29位。京东刘强东的排名也大幅提升了53位。

也许有人会认为,疫情对传统企业的影响无可避免,但耐人寻味的是,海天味业的庞康在4个月时间内排名上升了72位,首次进入前100。吃饭永远是刚需,但消费者选择哪家的调味品体现企业的经营水平。

在疫情期间仍能大赚,确实是实力的反映,但并不都能赢来赞美。大家都以为餐饮业是疫情影响重灾区,但海底捞的张勇、舒萍夫妇的排名上升了31位,身家从1120亿元上涨为1400亿元。海底捞曾因餐饮业恢复堂食没多久便偷偷涨价,急于将疫情损失和成本上涨转嫁出去,让消费者很寒心,引起不小的舆论风波。做企业应该真诚对待消费者,不可透支了他们的信任。

联想再次荣获全球最强超算供应商冠军以超算助力抗击疫情

今天,世界超算排名榜单TOP500公布,联想毫无悬念地蝉联部署数量第一,以180台稳居榜首。与上次排名的173台相比,可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目前最需要突破的研究领域——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中,联想的超算技术正在发挥力量。今年3月,联想宣布将联合英特尔,为华大基因提供一个大型超算集群,计算机专家与生命科学专家将通力合作,进一步加速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特性研究。该技术将支持科学家研究病毒的毒性、传播模式、病原体与宿主间的相互作用,进而助力流行病学及疫苗设计研究。这些工作对于未来创建更好的诊断方法和设计有效的疫苗或免疫疗法等其他保护性措施是非常重要的。

与此同时,从本次的TOP500榜单来看,高性能计算业界正在实现技术突破,攀登新的计算高峰。本次的榜单冠军超级计算机“富岳”(Fugaku)是世界上第一台ARM架构处理器驱动的TOP500高性能计算集群,认证算力超过51.3亿亿次每秒。而联想不仅在HPC的设计、交付能力上全球领先,在追求超级计算机的新技术高峰上同样正在集聚势能。

榜单显示,中国部署的超级计算机数量继续位列全球第一,TOP500超算中中国客户部署了226台,占总体份额超过45%;中国厂商联想、曙光、浪潮是全球前三的超算供应商,总交付312台,占TOP500份额超过62%。联想交付的超算贡献总算力超过35.5亿亿次,位列全球第二。

以单台的浮点运算来看,联想为德国莱布尼茨超算中心设计制造的超算“SuperMUC-NG”位列第13,认证计算能力为1.9亿亿次每秒浮点运算能力(19.476PFLOPs),联想在超高性能超算研发领域同样具有世界领先水平。

去年,联想已经联合全球HPC领域一些知名企业,创建“E级计算愿景委员会”,致力于解决技术难题,使E级,也就是百亿亿次每秒运算能力的超级计算机推广到全球。E级计算是包括中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大国正在追求的HPC技术高峰,这涉及HPC系统设计的各个方面,其中包括从基础架构、替代性冷却技术到效率、密度、机架、存储、传统HPC与AI的融合等方方面面,联想将与行业一起共同创造充满凝聚力的行业未来。

林毅夫: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及中国应对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政府与世界卫生组织及各国分享信息,并采取了一系列防控和救治举措,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为国际社会防范疫情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经验和有力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作出了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大流行的评估决定,但当时很多国家并没有足够重视和采取得力措施,疫情在国际间迅速传播,多国进入暴发期。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和中国的应对,以及全球治理的完善,值得深入探讨。

一种传染性高的疾病在一国扩散并且还没有疫苗可用之前,最好的应对办法是采取社会隔离和封城、封国的措施。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包括意大利、西班牙、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以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采取了类似的措施。这些措施不仅影响生活,而且也会对生产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发展机构已经多次下调世界各国的增长预期。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和石油价格的闪崩,导致美国纽约股票市场在3月份出现4次熔断,道琼斯股票价格指数出现断崖式下跌,在美国股市崩盘的带动下,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股市也纷纷下跌。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隔离或封城措施,对已经在下滑通道的经济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一些发达国家的利率已经是零利率或是负利率,虽然采用非常规的量化宽松甚至无限量量化宽松,以及高达GDP10%甚至20%的财政援助计划,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出现经济衰退已经是必然。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发布的预测,今年美国经济可能下滑5.9%,比1月份的预测下调7.9个百分点,欧元区今年经济下滑7.5%,比1月份的预测下调8.8个百分点,全球经济下滑3.0%,比1月份的预测下调6.3个百分点。

截至目前,人类尚未研发出针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有效疫苗,没有症状的感染者大多具有传染性,并且只要疫情在其他国家蔓延,就会产生输入性的风险,可能一波已平一波又起。如果世界各国不能通力合作、齐心协力防控而使疫情蔓延至明年,甚至像1918年全球大流感那样在许多国家出现更为严重的第二波暴发,那么,发达国家及全球经济陷入像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并非不可能。

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为了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今年的增长率大约需要达到5.6%。到2030年以前我国的年增长潜力还有8%,在正常情况下这个目标不难达到。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我国采取了有效的封城、居家隔离的防控措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传播,也不得不付出一些短暂的经济代价。2月份很多企业处于停工停产的状况,3月份陆续开始复工复产,然而全球跨境投资、货物贸易和人员往来大幅减少,许多出口企业面临订单骤降或被取消的困境。为了防控输入性的病例和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的蔓延,防控工作常态化,生产生活仍受到一定影响。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这是1992年有季度统计数据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世界贸易组织预测疫情可能导致2020年全球商品贸易下滑13%至32%之间,下跌幅度可能超过2008年至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贸易下滑幅度。我国是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今年我国的增长将主要依靠国内市场和需求。考虑到为了防控输入性的病例和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的蔓延,防控工作需要常态化,二季度即使全面复工,经济增长可能只是缓慢复苏,全年增长主要依靠第三、第四季度的反弹。

从我国的宏观政策空间以及政府执行能力来说,要全年达到5%或更高的增长并非不可能,但那样第三、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长需要达到15%左右,考虑到全球经济有许多不确定性,需要为未来一两年留下一些政策空间。其实,在全球经济下降3.0%的预期下,我国若能达到3%至4%的增长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况且明年全球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复苏是大概率事件,我国经济恢复到正常6%左右增长的可能性很大。

过去金融危机对经济的冲击主要在需求面,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则同时冲击了需求和供给等。受到国内需求减少、国外订单骤减的影响,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更为困难,就业面临很大压力。

以往我们应对危机冲击,主要靠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支持投资,稳定经济增长,但是这对创造就业机会和消费需求会有一个延后期。这次除了已经提出的“新基建”之外,需要同时支持家庭消费、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对城市的贫困户、中低收入家庭和失业人口可以发放消费券,在农村提高低保的标准和低收入家庭的救助标准,这样才能有利于启动消费需求,保住中小微企业、保住就业,保证脱贫目标在今年实现。同时,在保企业上可以延缓企业贷款本金和利息的偿还,增加给予企业贷款,减免税收和“五险一金”的缴纳,减免租金等。

相信中国有能力在国际经济一片肃杀声中维持合理的增长速度,在世界经济衰退甚至萧条时,仍可以像2008年以来一样,未来每年仍为世界的经济增长贡献30%左右。

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扩散到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波及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贫穷国家,在许多城镇几乎没有任何测试设备和呼吸机,政府的财政也捉襟见肘,难于投入大量资金来增加必要的防护。同时,经济下滑也使得许多高负债的低收入国家面临债务到期难以偿还的危机。

面对这种人道主义的危机,我国可以和其他国家分享防疫的经验,利用强大的口罩、防护服、测试盒、呼吸机等防疫必要物资的生产和供应能力,出口支援其他国家遏制疫情,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尽量助力其他国家减少疫情对人的健康和生命的危害。同时,倡导和支持二十国集团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多边国际机构给发展中国家提供必要的紧急援助和延缓债务偿还等,帮助发展中国家渡过难关。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暴发提醒人们,即便在21世纪生产力水平高度发达之时,面对致命的传染病人类生命和经济、社会组织依然十分脆弱。未来,人类社会还将会面对许多全球性自然灾害,以及全球金融危机的挑战。在这些灾害和挑战面前,各国必须通力合作才能避免灾难的产生或是将危害降到最低水平。希望新冠肺炎疫情的教训提供了改善全球治理、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减缓化解未来可能出现的全球危机的契机。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系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和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林毅夫)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百度知道 – 全球最大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因为内容垃圾。B站后来也站出来澄清这个是商业片,想甩锅。可是制作有很多官媒。B站不被骂已经很好了。“后浪”这个短片里面的东西不是绝大数的青年所能消费得起的。里面过度强调消费和消费能力高的个人爱好。宣扬了消费主义,B站下面自己的评价大多数都是消极评价占多数。青年不是那几个up主所能代表的。青年更多的是那些在底层奋斗的人。青年更多要继承的是批判,而不是享乐。建议转移到最近的观视频工作室的第111期的《睡前消息》,里面有对此视频的点评(比较符合大多数人的观点)。

EOS 是一种新的区块链架构,旨在实现分布式应用的性能拓展。EOS 项目的目标是实现一个类似…

我本人以前也是学油画的,如果毕业还想从事这一行的话,可以选择继续深造,要么就选择当老…

武汉理工大学有较深的历史积淀,其前身溯源于1898年清朝末期湖广总督张之洞奏请清政府创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