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一线用血吃紧 武汉多措并举保障血液供应

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临床用血量逐日攀升,又接连遭遇汛情、高温考验,在武汉血液保卫战这个“第二战场”中,武汉血液中心采取多种措施延续着江城“血脉”。

进入9月后,受前期疫情、汛情以及高温天气影响,街头献血点的采血量较去年同期仍存在不小差距,武汉目前采供血存在着一定的缺口。

“随着武汉的正常医疗秩序逐渐恢复,非新冠肺炎患者正常就医,门诊量、住院量均不断上升,医院日均血液需求量上升至每天20万毫升左右,也就是需要每天有800人左右参与无偿献血。”9月15日,武汉血液中心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临床用血量逐日攀升,又接连遭遇汛情、高温考验,在武汉血液保卫战这个“第二战场”中,武汉血液中心先后采取了中心员工带头献血、团体献血上门服务、线上线下强化科普等多种措施延续着江城“血脉”。

9月11日,武汉血液中心成分献血科主任陈涵薇完成了自己第34次献血。这一天她想用献血来完成职业生涯的谢幕——这是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也是她60岁的生日,按照国家规定的献血年龄上限,这是她最后一次参与无偿献血。

在众多献血者心中,陈涵薇是他们多年来坚持长期献血的主要动力。“这里有全国最好的献血服务”,全国5A公益组织“金彩虹公益”会长金高峰曾这样解释外地志愿者们千里来汉献血的初衷。

疫情打乱了正常的血液供应,叠加延后爆发的就医需求,武汉一线的血液需求与日俱增。“为了打消献血者的顾虑,我们中心想了很多办法,就是想让献血者能够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从8月8日开始,为方便献血者,武汉血液中心部分街头献血点延迟运行时间,正式开启献血的“夜间模式”。其中,佳丽广场献血屋、循礼门M+广场献血车是武汉街头结束运行时间最晚的两个献血点,每天从10:30运行到21:00。

另一方面,进入8月后,一个个爱心单位以及仍旧坚守岗位的医护人员也在接力保障血液供应:8月19日,为迎接第三个“中国医师节”,泰康同济(武汉)医院联合武汉血液中心举办团体献血活动,这群“抗疫勇士”在属于他们自己的节日里,再次奉献爱和热血;8月21日,武汉地铁组织了疫情暴发以来的第三次团体献血;8月26日,“白衣天使捐血月第三季”开幕,200多位来自武汉市武昌区各个民营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纷纷从各处赶来“热血”相聚;8月28日,来自武昌区卫健局及局属3家公卫机构、17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献血者排起了热血长队,106人献血成功。

为了进一步普及献血知识,武汉血液中心还联合氢社区打造“武汉血液青少年数字科普馆”,并成为今年全国科技活动周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自6月14日在微信小程序上线万多人次订阅和分享,其中最受用户欢迎的是“漫画科普”和“血液知识”2个板块,通过通俗易懂的漫画形式,让青少年了解血液,再通过视频、动图等多种形式让血液知识变成可快速传播的小知识。

而与此同时,人们俗称的“熊猫血”,即稀有血型一直是血液供应保障工作中的难点。

Rh阴性血的分布因种族不同差异很大。Rh阴性血者在白种人中比例较高,约为15%,而在亚洲人群中仅有0.3%,属于稀有血型,故被人们称为“熊猫血”。根据武汉血液中心估算,按人群比例,江城约有3万名稀有血型者。

2002年开始,武汉血液中心在全国率先建立“稀有血型者联谊会”,现在叫“稀有血型爱心之家”,是武汉地区Rh阴性血型捐献者自愿组成的互助组织,目前已发展到800余人,不仅有QQ群、微信群,还会定期组织活动。

“在武汉活动比较多,大家联络也很方便,一有什么消息都会积极响应。我们群就有一百多人,都是像我一样的熊猫血献血者。”张咪娜是一位在武汉生活多年的陕西人,在接受采访时她表示,自20岁得知自己是稀有血型后,就有一种自己被需要的责任感,平时也会更注重自己的身体,每个星期会给自己安排2~3次的运动跑步,“疫情过后更加明白自身免疫力的提升于人于己都十分有意义”。

潘虹2012年第一次去献了血,那一天正好是她生日的前一天。“2008年我生小孩的时候发现自己是稀有血型,当时还挺担心。后来加入了‘稀有血型爱心之家’,每年都会稳定去献血两次,自第一次献血后我也明白了其实这也是在帮自己。”

张咪娜也表示:“因为献血有6个月的间隔期,每年的献血频率大概是1~2次,后来得知我孩子也是Rh阴性血,以后如果他身体健康的情况下也可以去献血,现在我每一次去也都会带着他。”

张咪娜回忆起疫情期间的献血经历,至今仍旧感触颇深:“当时是血液中心的医生给我们群发短信,说是临床用血告急,如果符合献全血条件他们会安排车辆来接送。因为每天在家就听到门外空荡荡的马路上救护车声此起彼伏,但我们却又无能为力。所以当时尤其是坐血液中心的车,就觉得渺小的自己也能贡献一份力量,心里会很暖。”

潘虹也在2月19日疫情最严重的时刻逆行献了血。“当时是因为有很多得了新冠肺炎的病人需要熊猫血,血液中心派车来接我的时候,看到武汉空城的场景心里挺难受的,但又为自己去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感到开心。”

稀有血型的献血者们身上都流露出一种稀松平常的淡定。他们一直默默践行着,当一线临床需要血的时候,只要是过了间隔期就都会积极参与进来,不管家住多远或者是多忙。

“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力所能及的支持血液供应,说不定在未来的哪一天,我们的家人、孩子都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发生改变。”潘虹向记者感慨。

据2019年数据显示,“稀有血型爱心之家”自成立以来累计献血达14808人次,累计献血量达448.66万毫升,年增幅在8%左右。平均每天就有4位“熊猫大侠”参与无偿献血,有效地保证了临床病患者的用血需求。

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下半年武汉市无偿献血形势仍将呈现出需求数量大、保障任务重的情况。“我们仍将持续保障我市医疗机构用血需求,不断提升有效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下的临床供血应急保障能力。”上述负责人补充道。

新冠疫情为什么会在武汉爆发?美国记者找到了关键证据越来越多的线索都指向美国

举报视频:新冠疫情为什么会在武汉爆发?美国记者找到了关键证据,越来越多的线索都指向美国

“我妈就是爱贪小便宜”,老人在超市偷猪肉被逮,儿子开宝马来解释:我给了她很多钱

万梓良入木三分的精湛表演,让拍片现场所有演员都情难自禁,这就是影帝与演员的区别

细节见人品,节目现场吴京与任达华互让话筒,一个是尊敬老前辈一个是尽力照顾后辈

沈阳一男子偷电动车被车主摁在地上,苦苦哀求:给你200块钱让我走就得了呗

被女主持人问“你觉得自己帅吗?”王思聪怒怼:我这么有钱,帅吗?我当然是天下第一帅

昆山电子厂“扔证件”事件后续,人大教授发声:侮辱打工者的另一面,底层互害让人心寒

夫妻俩离婚,妻子逼儿子写爸爸坏话上法院当作证据,孩子愧疚痛哭:我觉得太对不起爸爸了

刘德华当红时为什么很多大导演都不肯与他合作?华仔自曝内幕:不是价钱的问题

上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婚礼,新娘步行几条街到了婚礼现场,婚纱的尾部还没出家门

昆山电子厂“扔证件”事件被舆论发酵,大量员工离职走人:工作可以再找,尊严不容践踏

男子请几个朋友聚餐,老婆坐在桌子对面发来信息,他大声念了出来:快点吃早点走咱不买单

湖南4层楼坍塌砸倒另一家,屋主回应:邻居挖空我家地基也害了他自己,他家今年要结婚呢

明星节目“翻车”现场,朱丹全程口误连续喊错4次,周笔畅被叫到名字时瞬间变脸

恶意把证件扔地上让人去拣,公司“侮辱式”发证,如此践踏员工尊严?涉事公司已回应

比李小龙的拳还快?1秒钟打了11拳真的看不清,马保国大师慢动作讲解:线

“我愿赔457万”,河南玛莎拉蒂女司机醉驾撞人案新进展,死者家属坚持不要钱:只求判她死刑

女子想不开爬上2米高房顶欲跳楼轻生,救援人员劝解无效后,抬起她直接扔到救生气垫上

男子父母分得300万拆迁款,妻子竟要100万给弟弟买房:你爸妈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小龙女重出江湖,54岁李若彤练出一身肌肉,现场展示胳膊腱子肉,主持人直呼“哇塞”

黄渤早年参加艺考被评委赶下台,却用掌声鼓励其他选手,即使地铁站卖唱还依然乐观

外网测试跟踪拍摄揭示美国社会的“热情”,单身女孩走在街头会遇到什么?线

等待奇迹:黎巴嫩大爆炸1个月后,搜救仪器热成像发现蜷缩的大身体和小身体,有心跳和呼吸

“明星该具备的我都没有,就是运气好。”梅艳芳自黑都那么认真,弄得主持人好尴尬

奶奶在车站发现没带口罩非常着急,兵哥哥的举动太暖心,这就是中国军人与国外士兵的区别

奇才!小学生极富情感的朗读古诗词,抑扬顿挫气势磅礴,就算曹操复活也读不出这韵味

“你利用工作这么拍,觉得好吗 ?”岳云鹏过安检质问拍摄者,一脸“严肃”样好有喜感

“你都嫁出去了,给我滚”,小姑子怀孕回娘家求照顾,被嫂子撵出家门哥哥在后面用脚踢

王晶爆料《英雄本色》拍摄内幕:周润发只是客串角色,因为演得太好不断加戏最后成了主角

如果不是监控画面真以为是电影场景,小车在行驶中突然爆炸碎片乱飞,受伤司机跳车逃命

“已婚渣男装单身,骗我同住致我怀孕”,南京街头年轻女孩奔驰车上贴照片喊麦,又是炒作吗

奇迹:猕猴摔落铁轨重伤昏迷,同伴用神奇“心肺复苏术”为它治疗,几分钟后离奇生还

影坛硬汉巨石强森公开爆料:我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以及我本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都呈阳性

“兄弟姐妹们,我的菜卖不掉老伴不让回家”,卖菜大爷大喇叭倾诉“苦情”,大家同情心在哪

“别动我奶奶!”为护奶奶摊位4岁萌娃霸气怒喝,双手持钢管与城管叔叔“对峙”

云南30岁男子与妻子去办理离婚,途中发生争吵竟抱起妻子扔到桥下,目前警方已将其控制

知道这车是咋开成这样的吗?目击者回应:这车不是一般的开,它是直接飞过来的

寒心!老父亲病倒床榻无人问津,儿女们却在床前争房产逼问:你今天就要说清楚房子给谁

刘德华在颁奖典礼上应邀说“韩语”,张家辉:比我国语说的好,张学友:你确定是韩语吗

张玉环申请国赔2234余万元:我坐了27年牢吃了多少苦,赔3000万也难弥补我的损失

活人的房子给死人住?天津某小区16栋居民楼住着10万只骨灰盒,门挂牌匾窗户全黑色

“滚开,我可是这儿的市长”,美国一市长遛狗时大骂查车警察,结果被警察反剪双手制服

洪金宝在娱乐圈“大哥”地位无人撼动,连王晶见了都要起身站立,为什么元彪却坐着不理

因疫情阔别8个月,武汉大学生返回学校,发现留在宿舍里的乌龟只剩骨架变成了标本

“你是打灯笼都找不到的美女”,暖心的哥深夜拉到失恋哭泣的女孩,全程高能对线

新冠疫情为什么会在武汉爆发?美国记者找到了关键证据,越来越多的线索都指向美国

疫情爆发期间湖北武汉的消毒现场是什么样的?

2020年初,湖北省武汉市爆发新冠肺炎疫情,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无数志愿者、医务工作者毅然选择奔赴抗疫一线ps宜维欧也义不容辞!EVO8ps宜维欧团队赶赴武汉各大新华书店现场,进行环境长效消毒工程!若能将消毒工作落实到位,就能有效切断传播途径,为打赢疫情阻击战立下战功!

武汉市新华书店1951年9月成立。该店前身是新华书店武汉分店,1957年起,由市文化局主管,1959年3月更名为武汉市新华书店,办公地址汉口武胜路93号。

为了给客户提供一个安全、卫生、舒适的学习看书环境,最大限度地保障工作人员、读者的身体健康,武汉新华书店同EVO8ps宜维欧携手合作,开展全方位专业消毒工作——环境长效消毒工程。

为考虑新华书店内工作人员及客户的健康安全。防止室内细菌滋生,杜绝交叉感染等现象!希望消毒产品能对剧院室内进行全方位的消毒治理!以保证店里健康安全的室内环境!

现有市面上常见的消毒产品普遍有强烈刺激性、腐蚀性。对人的口鼻和呼吸道产生刺激,同时造成服装、布艺家具褪色、变黄,还对各类金属制品有腐蚀性。希望消毒完工后不要产生此类现象,以免造成观众的不适及店内设备、书籍的损坏。

武汉新华书店希望在保障效果的基础上,增加消毒作用时间。这样能保障剧院的环境安全,同时持续符合国家的卫生标准要求。还可以做到无需每日安排人员消毒,减少人工劳动力的强度。

专业消毒人员穿戴消杀防护服、橡胶手套、防护口罩等消杀防护用品。使用专业的喷雾机、对剧院所有区域,严格按照操作规范使用。

专业的喷雾机以雾粒形式喷洒均匀,进行地毯式,360度全方位喷洒消毒。以确保让大家拥有一个健康安全的看书环境。

该消毒设备还具有超广的喷射范围,保证店内天花板、角落处能够有效进行净化,消毒更彻底,效率更高。

EVO8ps宜维欧的长效消毒工程。能做到1次施工,持续消毒/杀菌30天!同时消毒现场无刺激味道,对物体也没有腐蚀性。这是其他消毒产品无法达到的!给了书店一个安全的环境,还有效降低了书店的人工成本。后续开展消毒治理工作还会选择EVO8ps宜维欧!有这样卓越的室内净化品牌,让我们心里更放心了。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后疫情时代健身需求大爆发 乐刻运动8月业绩接近翻番

增长86.3%,接近翻番,同店增长46%。而值得一提的是,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武汉、北京两城同样表现抢眼,同店增长分别达72%和22%。

乐刻数据显示,疫情后用户的健身需求恢复明显,7月份全平台服务人次达到2990280,单店服务人次239人次,均超去年同期。与此同时,教练回流明显,4月至今,乐刻全平台新增教练1000名,而用户对私教和训练营的需求也呈增长趋势,私教渗透率同比增长30%。

面对逆势增长,乐刻运动城市事业部总经理汤鑫表示:“疫情发生后,一部分俱乐部倒闭,供给下降,一旦用户需求恢复,就给了乐刻这样模式健康的新型健身房发展机会。另外,疫情也让更多人更重视自己的健康了。”

为什么疫情爆发都在人口特别集中的集市巧合?

这不是巧合,本次疫情的重点在于人流集中点,不论是武汉海鲜市场,还是丰台新发地,都人流集中的地方,必然造成隐患。

再加上可能海鲜市场的卫生问题,使得隐患增加,所以疫情容易在这种环境爆发。

在批发市场,很多海产品都是冷冻储存,在这样的环境下,病毒能够存活很长时间,传染人的几率也更大。另外农产品批发市场每天都有大量人员进出,只要有一个人携带病毒,若未能被发现而进入市场,就可能会造成疫情的扩散。

依据既往的知识和经验初步判断,北京突然出现本土新冠疫情,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批发市场里被新冠病毒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是源头。批发市场很多海产品、牛羊肉等都不是北京本地产的,而是外地输入的,包括海外进口。

目前全球每天有十几万新增新冠病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在处理海产品或牛羊肉等时可能会造成污染。这些产品运到北京的批发市场后,批发市场的人在操作时,手会接触这些产品。我们知道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主要是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

他们的手接触到被污染的产品,再擦鼻子揉眼睛,就会被感染。一开始症状轻微,如果没有意识到,在工作中还可能会造成人传人。第二种可能,有其他的传染来源。新发地批发市场人流量非常大,市场上的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出入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人是传染源。

为什么疫情会在批发市场集中暴发并在短时间内出现大量病例?中疾控专家这样回答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官方微信6月19日报道称,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发生以来,目前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百例,达到158例。为什么疫情会在批发市场集中暴发,并在短时间内出现大量病例?6月14日和15日、17日,病毒病所专家先后3次进入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

作为病毒病所赴武汉开展病毒溯源工作的溯源组组长,刘军此前先后20次进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此次又3次进入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

“两个市场我都进去过,因为是海鲜市场,我们可以看到,它们的环境比较湿冷。而微生物包括病毒它就是怕热不怕冷,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存活很久。而且这里不光是湿冷,它们还封闭,通风状况不好,这也会对病毒的传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一个新冠病毒感染者打了一个喷嚏,它很难扩散出去,飞沫可能会沉降到地面,经过冲水扫地后污染其他地方。”刘军说。

“所以通风且干燥的环境对于病毒的传播是不利的,而湿冷且封闭的环境则相对容易导致病毒的急速扩散。”刘军总结说。

海鲜市场的湿冷封闭,有利于病毒的存活与扩散,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短时间内会在这里出现大量病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海鲜市场本身就是病毒的源头。

“病毒的源头到底在哪里,以及疫情为什么在海鲜市场集中暴发,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不能因为病毒在海鲜市场集中暴发,就下结论说病毒一定源自这里。”刘军说。

“过去我们在做病毒溯源时一直在寻找中间宿主,现在或许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下,病毒到底是不是来自于野生动物。”武桂珍介绍说:“这次疫情在北京反弹,也是在批发市场集中暴发,但不同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北京出现野生动物导致疫情的可能性很小。这就留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提示:是不是有可能源头就是一个感染者或者被污染的食品,而海鲜市场的环境给它造就了快速传播的机会。”武桂珍说。

刘军也认为,新发地的病毒,有可能是被污染的海产品或肉食品通过冷链运输到市场造成传播,也有可能是进入市场的感染者造成了传播。“不同的可能性都有,但这次疫情来源于野生动物的可能性很小。”

为什么北京这次突然暴发疫情?

今年春节,武汉爆发新冠疫情。当武汉的新冠疫情被控制住时,所有的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而北京新冠疫情的爆发,这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自从6月11日北京第一个病例出现,6月12日新增6例,接下来的两天里,北京新冠疫情感染者每天新增36人。在7天的时间里,北京新冠病例增加到158人,14天后增加到256人,共计326人。

我们没有人会想到北京的新冠疫情来势汹汹,而且发展如此之快,我想在这其中有着很重要的原因。

我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提醒到“北京这场疫情很可能不是6月初、5月底才出现的,很可能要提前一个月。”这就表示了现在的新冠病毒的潜伏性极强,很难让人察觉到。而且我们可以从北京新冠疫情感染者曾经去过的地方得知,他们绝大部分都去过北京的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即使被感染后,新冠肺炎的症状也不太明显,大部分人都不会注意到。由此可见,新冠病毒的“狡猾”与“邪恶”。

在对新冠疫情进行追本溯源的分析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武汉疫情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北京疫情来源于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这两次疫情的爆发都与贩卖农产品和海鲜的市场息息相关,而这些市场恰恰都是人流量大,比较拥挤的场所,而且还是阴暗,潮湿的地方,这就为新冠病毒的存活和潜伏埋下了种子,这也为北京新冠疫情的快速爆发提供了契机。无论是在平时还是在疫情期间,我们都要对农产品市场和海鲜市场进行360度无死角的清理卫生工作,加大对各种病毒的防范工作,将病毒扼杀在摇篮里。

还有的专家推测,北京的新冠病毒可能来源于进口的冷冻海鲜等水产,我觉得也很有道理。现在国外的新冠疫情仍然在蔓延,其他各国的新冠感染人数不断上升,而进口的海鲜水产从捕捞到冷冻再到出口的过程中,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道工序与流程,很可能在此期间新冠病毒就潜伏在海鲜上,并且进口海鲜需要冷链运输,温度低也为新冠病毒的潜伏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运到农产品批发市场后,温度上升,新冠病毒苏醒,潜伏在市场内,寻找新的宿主。

北京这次的新冠疫情的爆发,让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进一步加深了,我们更要加强疫情防控工作与研究工作,彻底消灭新冠病毒,让社会不再人心惶惶。

北京为什么突然暴发疫情?北京疫情溯源为何重要?

6月15日,北京市公布36例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完成流调34例,均与新发地市场有关;同一天,中国疾控中心宣布已完成北京疫情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测序和分析,初步结论已上报并正在积极开展病毒溯源。

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究竟来自何方?科学的病毒溯源为何重要?备受关注的基因组测序,是否已经揭开北京新发地的病毒源头之谜?记者采访了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等流行病学专家。

“北京在近两个月没有出现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的情况下,突然发生了新的疫情。不太可能在新发地发生病毒从野生动物跳到人身上的情况,最新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点。最大的可能就是从境外、北京以外的地区,将病毒带到了北京。”吴尊友说。

“从病毒的组成结构来看,它不像北京一两个月以前流行的病毒毒株,也就是说,不是中国以前流行的毒株。”吴尊友介绍,研究人员在新确诊病例的身体里面分离出病毒,又在新发地市场物体的表面采样分离出病毒,从新发地市场物体污染的表面和病人身体里分离出的病毒是完全一致的。透过世卫组织共享平台在全球公开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能够看到各国流行的主要毒株的情况。病毒学家将其和中国流行的毒株以及世界各地的流行毒株进行比较,关键位点的比对发现,它最有可能是来自欧洲流行的主要毒株。

“基因组测序不可替代的意义就在于,根据基因序列我们能够初步判断,病毒是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吴尊友说。

“病毒最接近欧洲流行的主要毒株,并不代表它一定来自欧洲国家。”吴尊友解释,“它可能来自欧洲国家,也可能来自美洲国家,因为这种病毒最开始主要在欧洲国家流行,后来也传到了南美等地,涵盖面还是很广的。”

“至于这个病毒是怎么进来的,仅仅依靠生物学的基因测序手段就说不清楚了。”吴尊友介绍,通过流调能够把感染者、密切接触者之间的接触关系、传播链条、传播网络构建起来。比如说是否有从欧洲、美洲等境外回国的新冠病毒感染者近期曾经在新发地市场出没,是否有来自黑龙江、内蒙古、吉林等出现了境外输入病例并产生了当地关联病例地区的感染者到过新发地,也可能是来自从这些方向运输过来的物品,尤其是冷冻海鲜或肉食品。与此同时,依赖于大数据技术,把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的行动轨迹梳理出来,这样一种新的手段能为传统流调提供有价值的补充。

“只有综合运用流行病学的调查和大数据技术,才能把欧洲流行毒株怎么跑到北京来的这个问题搞清楚。”吴尊友说。

据了解,北京新的疫情发生后,中国疾控中心在6月12日迅速新增启动病毒病所南区P3实验室,扩大检测能力,提高检测效率,24小时不间断开展核酸检测工作,已完成样本检测1000余份。6月13日,完成相关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和分析,初步结论已上报并正在积极开展病毒溯源。

6月15日,在北京市丰台区花乡某小区门口,社区工作人员正按照要求检查居民出入证,并测量体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喻大伟 摄

“北京这次疫情出乎意料,形势还是严峻的。”吴尊友分析,第一,在全国疫情基本上阻断了国内传播的形势下,在北京突然出现局部暴发性的、短时间内集中出现的病例;第二,疫情发生在新发地,一个人员来往很大的批发市场,要把流行病学调查搞清楚本身就是一个挑战,这项工作还在进行当中。

同时,也有积极的方面。“6月14日一下报告了30多例确诊,在一天里就报告出来了,而不是等这些病人陆续发病以后、到医院就诊再发现,减少了他们在社会上继续传播扩散。”吴尊友表示,北京发现疫情以后,通过多项技术一下就锁定在新发地,主动筛查发现了这么多病例,采取措施很迅速,这样就有可能在第一时间切断传播,对疫情防控还是很有利的。

吴尊友分析,6月15日举行的北京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介绍,对几万人核酸筛查发现了50余例阳性检测样本,说明感染者扩散的范围比较小,而且感染的病人都处在早期,他们当中相当一部分还没有出现临床症状。目前还没有观察到明显的家庭聚集性传播,也没有观察到就诊交叉传播。

“未来三天,是北京面对这次疫情的关键时间,在这三天北京报告的病例数,决定了疫情的走向。”吴尊友解释,北京在6月11日出现新的疫情,12日、13日很快响应,及时落实控制疫情扩散的各项措施。对于已经感染的病人,要发病就在明天后天,报告数不太增长的话,可以说,基本就稳定在这个规模了。

已连续近60天没有本地报告新增确诊病例的北京,为何突然暴发疫情?专家分析,存在两种可能性:被污染的海产品或肉食品通过冷链运输到市场造成传播,或者来自疫区的感染者造成了传播。

“这两种可能性都存在,现在也不能说冷链传播的可能性就一定大于人的传播,因为没有证据。但可以肯定的是,以前对于污染物品经冷链远距离运输可能造成传播的风险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吴尊友说。

吴尊友介绍,对于呼吸道传染病,通常都是人带着病毒跑,造成远距离传播扩散。但是死的样品——除了生物样本以外,其他物品长时间带毒、长距离运输这种情况,以前没有发生过。群众一度担忧邮寄包裹是否会带病毒,事实上这类常温环境运输的包裹即使受到污染造成的传播风险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通常疫情防控的大量精力都是在防止人传人,物品导致的病毒扩散容易被忽视,没有考虑到冷冻食品的风险,比如鱼、肉在加工过程中被污染,因为温度低,病毒保存时间比较长。”吴尊友说。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食品系统研究会会长安玉发也认为,我国进口大量水产品、肉类产品等食品,这些产品一旦在国外被污染,通过冷链运输到中国,很可能就会带来病毒。

冷链运输传播目前未被证实,只是一种可能性,还有很多疑问尚待解答。比如,全国不少城市都有通过冷链进口食品,为什么只有北京发病?报道称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上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为什么此次疫情的集中暴发点却是新发地?

“这些问题都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回答这些问题,所以还得进一步调查。冷链传播只是一个假设,对与不对,需要拿数据肯定或者否定它。比如,如果海关在入关时都进行了检查,并没有发现污染,那就不是进口的问题;如果查了有污染,而其他地方不传播,可能是因为它的环境没有传播的条件。现在这些都只是假设,需要更多数据去验证。”

如果冷链传播被证实,如何控制以物品形式存在的污染源?吴尊友建议,一是要加强检疫,二是在购买这些物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冰冻食物产地是不是来自新冠病毒的流行地区,三是人们在处理这些物品的时候,要注意手卫生、器皿卫生,不要造成交叉污染。

李兰娟在接受采访时也建议,“大家尽量吃熟食,平时要勤洗手,注意手卫生”。

吴尊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北京此次新发疫情,目前非常清楚,病毒不是源于北京,而是由其他地方带到北京,这点已经很明确了。

“病毒溯源是个非常重要的科学问题。”李兰娟表示,通过对发生疫情的批发市场里的物品全部进行采样、检测,对检测阳性的物品一查到底,看它从哪里来的,到底是外面带进来的,还是本地污染的,弄明白、查清楚源头是什么,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这一次疫情暴发的原因,对于了解新冠病毒的源发也非常重要。同时,根据溯源的情况来制定防治政策,能更好地控制传染病。

李兰娟认为,做好疫情防控,一方面是做好物的溯源,对物品采样检测;另一方面要做好人的溯源,感染者就是感染源,要进一步了解人员的动向,把密切接触者全部找出来检测,检测出来的就治疗。“不怕多,就怕漏,这是发现传染源、控制传染源的重要环节,武汉的疫情防控工作在这方面取得了丰富经验。”

“此前疫情在武汉暴发,由于在华南海鲜市场检出大量新冠病毒,人们高度怀疑疫情与野生动物有关。这次疫情在北京反弹,同样在批发市场集中暴发,但北京出现野生动物导致疫情的可能性很小。”吴尊友说,这就给我们两个提示:除了武汉和北京以外,全国还有不少类似的批发市场,如何切实加强防范,防止出现第三个、第四个这样暴发疫情的市场?如果我们能够在新发地找到病毒溯源的突破口,也许能回答武汉想回答却还没有能够回答的科学问题。当然这些也只是假设,并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但如果能破解北京之谜,也许给我们破解武汉之谜提供新的机会。

北京此次突发疫情的病毒溯源调查,第一阶段进展顺利,很快明确了病毒源于欧洲流行毒株。北京的这次溯源,表明病毒毒株最接近欧洲流行的主要毒株,也就是说北京的源头找到了,关键是欧洲流行毒株如何带到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但新冠病毒的源头,科学家们还在努力寻找之中。病毒溯源是一个严谨的科学问题,需要一个漫长的阶段,需要流行病学、病毒学、动物学等多学科专家联合开展。

开展溯源工作,有两个方面的重大意义。一是科学认识方面的重大意义,寻找源头是科学认识新冠病毒的重要内容,是我们人类认识客观世界的组成部分。二是公共卫生意义,病毒溯源对传染病防治意义重大。找到新冠病毒源头,理解这种病毒是如何突然发展成对人类造成如此严重危害的致病性病毒,才能回答新冠肺炎将来会不会反复出现,也就是大家关心的在控制疫情以后,未来是否会卷土重来。

对于新冠肺炎来说,在世间流行还不到半年时间,我们对其认识还非常有限。现有的科学研究证据提示,新冠病毒源于自然。病毒溯源工作,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特别是当前新冠病毒仍然在全球肆虐,迫切需要全球各国团结一致,努力尽快控制住疫情蔓延扩散。

原标题:北京为何突然暴发疫情?病毒来自何方?溯源为何重要?吴尊友、李兰娟权威解读

JAMA子刊:在武汉疫情爆发早期很多死于COVID-19的患者存在延迟插管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中国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首都医科大学、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的研究人员报道在中国,许多死于COVID-19的患者可能有延迟插管的情况。相关研究结果于2020年4月10日发表在JAMA Network Open期刊上,论文标题为“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Patients Who Died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na”。论文通讯作者为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的Haibo Qiu博士。论文第一作者为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的Jianfeng Xie博士。

这些研究人员分析了中国武汉21家医院在2020年1月21日至1月30日期间死亡的168例COVID-19肺炎患者的数据。这些作者评估了这些患者的临床特征和治疗特点。

这些研究人员发现,75.0%的死亡患者为男性,中位年龄为70岁(95.8%的患者年龄超过50岁)。四分之三的患者(74.4%)有一种或多种并发症,其中高血压是最常见的(50.0%),其次是糖尿病(25.0%)和缺血性心脏病(18.5%)。在住院期间,所有患者都接受了氧气治疗,27.4%的患者死前仅接受鼻腔或面罩氧气治疗,34.5%的患者接受高流量鼻腔氧气治疗,42.9%的患者接受无创通气。五分之一的患者(20.2%)被插管并接受有创机械通气,1.2%的患者接受体外膜肺氧合(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 ECMO)治疗。患者年龄与插管无关。

这些作者写道,“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COVID-19死亡的患者在死亡前接受了有创机械通气和进一步的积极性呼吸支持,这就表明许多患者存在延迟插管的现象。”

这项研究有一些局限性。一个局限性是这些数据来自于2019年1月下旬死亡的患者,它们可能不能代表后期的COVID-19病例。

在这一系列病例中,在武汉市COVID-19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延迟插管是常见的。导致延迟插管的潜在原因包括缺乏有创机械呼吸机(invasive mechanical ventilator)和缺乏专门的呼吸支持临床培训。(生物谷